栏目列表
  • 仲裁动态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声音 | 中国仲裁的发展方向是剪断和政府的脐带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05-10 02:47:20 浏览 来源:仲裁百草园

编者按:4月23日,在革命圣地西柏坡,中国政法大学仲裁研究院联合石家庄仲裁委共同举办了“创新仲裁发展机制研讨会”。法制日报经济部主任万学忠应邀发言。

万学忠指出:因为早期的发展过于依赖政府,甚至委身于政府,当仲裁机构想独立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脐带剪不开了。如果这个脐带剪不开,中国的仲裁事业就没有发展,也没有创新,这是肯定的,这句话一定要把它说透。

以下是根据录音整理的发言内容。

大家上午好,这么近距离的聆听各位仲裁机构的领导介绍自己的工作经验和感受,非常受启发。我从媒体的角度,结合这么多年对仲裁事业发展的思考,把自己的一些不成熟想法跟大家进行分享。

我觉得是当我们研究仲裁创新发展机制的时候,首先要总结一下我们现在仲裁事业取得这么大的成就,哪些发展机制是需要坚持下去的,哪些是需要突破和创新的,哪些是需要扬弃的。其次,我们今天再谈创新,要分析有哪些有利的和不利的因素。当前创新仲裁发展的动力机制是什么?推动机制是什么?最后才是我们如何去创新。

时间关系,不可能全部展开。我把我最关心的几点跟大家分享一下。

一、不忘初心!立法本意是去行政化

在仲裁事业发展初期,我觉得凡是得到党委政府支持的,发展得就快;凡是想脱离党委政府的,最后就停滞下来了。但是发展起来的也同时把负面的基因留下来了,也带上了很浓的行政化色彩。

我们当初创立这个仲裁制度的时候,我们的立法本意是什么?从全国人大的角度讲,从我们适应市场经济所需要的一种制度层面来讲,我们当初的立法目的和宗旨是什么?我们当初把工商仲裁、建筑仲裁、技术仲裁这一块,我们把它们从这些部门拿出来的时候,我们是想让它脱离政府,变成一个市场主体自己解决纠纷的一个机制。我们并不是要把仲裁从工商局换到了隔壁的法制办,也不是从建设局放到隔壁的法制办,这是我们当初的立法本意。

那我们想现在有没有实现全国人大立法的本意?全国人大立法就是人民的意志。在新仲裁制度推行二十年的时候,我们看看我们的方向是不是这样?我们有没有把当初的行政基因给排斥掉?我们是不是把市场基因真正的植入进来了?这是我们要反思的,必须从根子上去反思,这是一个方面。

仲裁协会是仲裁机构与行政机关的隔离墙。仲裁协会是全国人大立法要求的,1994全国人大就要求成立仲裁协会。二十年没有成立,那我觉得这一块就对不住法律对我们的要求,那应该马上补上。

二、投身事业!剪断和政府的脐带。

到目前为止关于中国仲裁机构的行政色彩到底是浓一点、淡一点,居然还有争议。甚至多数的意见是往行政化方向走。

我不管你有多少现实的理由,我单纯从法治的角度讲,从法治思维的角度讲,这是不对的。仲裁不是在人民法院之外,人民政府再成立一个民商事法院。这是我们立法的本意。记得在十周年的时候,我们在大会堂举行纪念大会,胡康生接受我一个专访,就谈到一定要解决仲裁的行政化问题,立法的本意不是让仲裁委变成政府的一个机构。

因为早期的发展过于依赖政府,甚至委身于政府,当仲裁机构想独立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脐带剪不开了。如果这个脐带剪不开,中国的仲裁事业就没有发展,也没有创新,这是肯定的,这句话一定要把它说透。

现在是一次机会。四中全会明确要求“完善仲裁制度,提升仲裁公信力”。趁这个机会,如果真的能够把这个体制机制问题解决,功莫大焉。中国仲裁事业就有可能再次腾飞,有可能在自贸区建设、在将来和国际仲裁机构的竞争中腾飞。如果市长依然是你的仲裁委主任,美国依然会在国会听证会上质疑中国仲裁的行政色彩,质疑你并不是纽约条约意义上的仲裁。这个问题不解决能行吗?

当我们整个市场经济改革、整个法治建设到今天这种状况下,当中国的经济已经完全融入全球,这些问题不应该再有争议,必须痛下决心。

实际上现在有一些阻力是在于很多机构并不能达成共识。刚才张主任说,过去的国办律师事务所很像就是今天的仲裁机构。当时的国办律师事务所主任就是科级,就是处级待遇,甚至是司法局的副局长。但是律师事务所应不应该是官办呢?不应该。国办律所推向市场之后,中国的律师业发展非常快。江泽民时代当时有十万,预言中国需要三十万律师,到今天就已经达到三十万了,而且这支队伍是多么优秀:中国的律师可以到WTO舞台上较量,我们已经有这样的律师,都不怕国外律师了。

律所改革后发展起来了,我们仲裁机构怕什么呢?仲裁机构还有垄断的仲裁权,国家赋予你的仲裁权,我们能够比完全市场化的律师所缺少竞争力吗?只要我们按照仲裁法的精神,按照法律的精神去做,我们肯定比大的律师事务所前景广阔。像大成律师所,现在有几千律师,发展到全球了,我们仲裁机构一样可以壮大起来。关键是要把根基打牢。这个当初在成立之初的时候,我曾和北仲王红松、厦仲林建文聊过,原话---我说这么好的制度,它就像雪球的核儿,如果把核儿做硬,这个雪球可以无限地滚下去,滚大;但如果核儿是松的,这个雪球滚得越大,它可能崩溃的越散。我们今天在座的各位,不该考虑自己的官帽子,或者寻找体制内的优越感,而是应认识到我们在推动一项文明的制度,仲裁是一项事业。果如此,我们完全可以放弃它给我们的处级,给我们的局级,放弃它,去投身一个很好的事业。这是一个认识的问题。

三、去行政化!政府依然会支持你。

那么话说回来,是不是脱离了行政色彩,就是脱离了党的领导,脱离了政府的领导了?不等于,完全不等于。今天的律师事务所也没有脱离开党的领导,今天的律师事务所也没有脱离开行政监管,也没有脱离开律协的监管。脱离它不等于脱离了党的领导,不等于政府就不支持。

一个政府,一个地方政府、党委,如果要发展自己地方的软环境,打造自己地方的软环境,他一定需要仲裁这个好的制度。我们看到重庆有了自己的仲裁委,但还是要把贸仲引进去;天津滨海新区,天津有了自己的滨海委,还要把贸仲引进去。为什么?他就想提升一下自贸区、开发区的法治形象、法治环境。所以去行政化之后,只要你做得好,地方政府一定还会支持你,并不等于不支持你。

我们机构现在发展比较好的,比如说北仲和武仲,都是名列前茅的,但他们又有不同。我明显看到武仲政府给予的支持力度是很大的,地方党委政府的支持体现在:我可以以行政力量来推动地方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政府的企业来选择仲裁,很多地方也都是这样做的。

但是北仲好像这方面色彩不浓,因为它在首都,它有很多优势。江平老师曾经说过一句话,那大概在2000年前后,也就是五年的时候,我们在大会堂搞过一次座谈会,江平老师说:“政府不干预是最大的支持”。我们需要政府什么支持呢?不干预就是支持,你放手让我去发展就是支持。这就是一个认识问题,认识的高度问题。

当然,中国特色是任何事业都离不开党和政府的支持。但党和政府的支持体现在如何保证仲裁法的实施,保证一项制度必须原汁原味的按照法定的要求去落实,而不是去干预个案。

四、抓规范化!规范产生公信力。

现在国务院法制办要起草一个落实四中全会的文件,这是仲裁事业发展的一个转折点。如何引导仲裁健康发展的方面,肯定是要有一些抓手的。我觉得应该抓规范化的建设,因为只有规范才有公信力。

不能每个机构去五花八门。很多东西本来应该是仲裁协会去做的,这种规范化早就应该抓起来了。有些地方做得很好了,我们应把它推广出去。

从机构外在形象的包装到整个庭审的流程,到各个方面,都应该规范。包括仲裁员的管理,包括规则,包括秘书礼仪。刚才专家提到的信息化问题,都是我们整个仲裁整体形象对外的一个基础。仲裁界需要形成整体的规范形象。大家说中国仲裁什么样子的?我想应该是阳春白雪的,不是一个拖拖拉拉的小律所。因为我们解决的是商事领域的问题,人家都是大银行家、大资本。如果大企业家到我们那儿去,一看还没有他公司气派,我们电梯都没有,还在七楼,这是不对的。人家觉得你根本跟他不是一个圈子的,大家根本不在一个平台上。今天我们开会的酒店就是一个私人老板的企业,如果这个老板出了纠纷,要到石家庄仲裁委,要到哪个仲裁委去,老板把奥迪车一停,要爬七楼才能够见到仲裁员,不行的。你也必须得有这个CBD的风范。

这些外在规范就要推动。你看法庭的建设,包括公安羁押场所的规范化建设,都是从公安部往下推的。你看交警给你敬一个礼,你就知道这个机构是有规矩的,一定要有这种规范化建设,这是非常重要的作用。首先外在形象的规范,然后再内在气质的规范,这些都是要去抓。

五、国际视野!仲裁改革不迁就落后。

每当我们要做一个事情的时候,就总会有人说不,为什么有人说不?因为大家的感受太不一样了,有的仲裁委已经很富,不知道这些钱怎么花。但有的地方刚刚起步。发展很不平衡,有的在第一世界,有的在第二世界,有的在第三世界。

我觉得这一次要推动仲裁体制机制改革,不能够站在第三世界的角度去看、去谈第一世界的事。改革的立足点是哪儿?要立足自贸区已经放开了,国际的仲裁机构要进来了……要立足这个高度去想中国的仲裁事业了。

中国将来的仲裁事业的发展,一定不是机构越多越好。全世界才有几家仲裁机构?现在中国有两百多家,有250家,我觉得中国有几十家就很不得了了,如果有三四家在国际上知名就不错了。中国的仲裁机构将来的发展一定是强者更强,一定是这样的。

但强者更强并不意味着在北上广深,也有可能是一个偏居一隅的小城市。比如斯德哥尔摩,一个北欧小城,它也可以成为国际上著名的仲裁机构。

我觉得在石家庄,在雄安,都有可能会有一个特别好的仲裁机构,只要你这一块有好的环境,它不一定在北上广深。如果河北省政府特别开明,志在给雄安打造最好的法治环境,我就集全部之力来支持建立一个雄安仲裁委,我要做北方最好的。这个必须得是党委政府下决心去做。如果有了这种政治优势的话,是安全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