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 仲裁动态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国际仲裁资讯】美国法院关于执行已撤销仲裁裁决的最新案例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08-01 08:56:06 浏览 来源:上海国际仲裁中心

编者按:2016年,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在Corporacion Mexicana de Mantenimiento Integral, L. De R.L. De C.V. V. Pemex-Exploracion y Produccion一案(以下称“Pemex案”)中认定仲裁地法院作出的撤销仲裁裁决判决违反了美国基本的公平正义原则,进而认定该已被撤销的仲裁裁决应得到执行。2017年7月20日,当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审理另一宗被仲裁地法院撤销的仲裁裁决时,则依据《纽约公约》与《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的规定,维持了地区法院不予执行该仲裁裁决的决定。本期资讯将简要对该案予以介绍,以飨读者。

案情背景

1992-1994年间,泰国TLL公司与老挝共和国政府签订了特许其在老挝红萨县内进行褐煤开采的矿产合同,TLL公司为此在老挝设立了HLL公司作为项目公司(以下统称TLL公司和HLL公司为“上诉人”)。1994年,TLL公司与老挝政府又签订了一份项目开发协议(以下简称“PDA协议”),由老挝政府授权TLL公司在褐煤矿周边自费建造并运营褐煤矿发电站。2006年,老挝政府先后向TLL公司发出终止矿产合同和PDA协议的通知,TLL公司和HLL公司据此根据PDA协议中的仲裁条款,以老挝政府为被申请人,于2007年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提起仲裁。

2009年,仲裁作出裁决,认定老挝政府构成违约并赔偿TLL公司和HLL公司约5,700万美元以弥补其损失。由于老挝政府未能在仲裁地法规定的期限(撤销申请人收到仲裁裁决的90天内)内提出撤销裁决,上诉人遂依据《纽约公约》向美国、英国、法国等地的法院申请执行该仲裁裁决。2011年8月,纽约州南区联邦地区法院(以下简称“纽约南区法院”)作出执行该仲裁裁决的决定,并获得了第二巡回上诉法院的认可。

执行程序

然而,老挝政府在2010年向马来西亚高等法院申请延长其撤销仲裁裁决的期限。在同意该申请后,马来西亚高等法在2012年审理认定原仲裁庭裁决的事项因涉及超出PDA协议范围的矿产合同项下争议而构成超裁,继而判决认定原仲裁裁决无效,并要求另行组成仲裁庭重新仲裁。在马来西亚上诉法院维持高等法院上述判决后,老挝政府遂凭此判决,依据《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60(b)(5)项向纽约南区法院申请撤销其2011年8月的执行仲裁裁决决定。

上诉人向纽约南区法院提出异议,称老挝政府超期提出撤销裁决申请的行为和在执行程序中的拖延战术已使得其不再具备撤销申请人应有的公平救济权。纽约南区法院驳回了上诉人提出的异议,认为《纽约公约》仅赋予执行地法院极为有限的自由裁量权,即执行地法院的裁判实质上应尊重仲裁地法院(马来西亚法院)撤销裁决判决的认定,除非这种尊重将侵犯美国本土的基本正义原则。在认定老挝政府的行为和马来西亚法院的裁判意见均不侵犯上述原则的情况下,纽约南区法院采纳了老挝政府关于撤销执行仲裁裁决决定的申请。上诉人不服,遂向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提起上诉。

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意见

第二巡回上诉法院首先结合Pemex案所确立的先例,对在这类案件中如何适用《纽约公约》的有关规定进行了明确。第二巡回上诉法院认为,根据《纽约公约》的精神,当事人在第二顺位管辖地(secondary jurisdiction,一般为执行地,即本案中的美国)申请执行仲裁裁决,并不以所有可能发生在第一顺位管辖地(primary jurisdiciton,一般为仲裁地,即本案中的马来西亚)的有关撤销仲裁裁决的程序全部完结为条件。因此,有别于《纽约公约》第3条关于每一个缔约国“应该”承认仲裁裁决有约束力的原则性规定,《纽约公约》在第5(1)(e)规定,当胜诉方在第二顺位管辖地提出执行仲裁裁决申请而第一顺位管辖地的法院已作出撤销仲裁裁决的决定时,第二顺位管辖地的法院“可以”拒绝执行该仲裁裁决。

在Pemex案中,第二巡回上诉法院确立了地区法院在处理申请执行被第一顺位管辖地法院撤销的仲裁裁决时的审查标准。第二巡回上诉法院认为,原则上,尽管《纽约公约》第5(1)(e)项的文字表述赋予了执行地法院是否执行该等仲裁裁决的自由裁量权,但该等自由裁量权的行使应受制于对“国际礼让”原则的审慎考量。同时,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在Pemex案中进一步明确,当执行一份被仲裁地法院撤销的仲裁裁决系为维护美国的最基本公平正义原则(包括美国关于合同期待利益、放弃国家豁免的公共政策等)时,则可以构成上述国际礼让原则的“公共政策”例外。

接下来,第二巡回上诉法院进一步分析了《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60(b)款在本案中的适用问题。就此,第二巡回上诉法院首先认为,根据《纽约公约》第3条的表述和《联邦仲裁法》的有关规定,《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60(b)可被视为执行地的“程序规则”并适用于对《纽约公约》下外国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判决所进行的司法审查;其次,在适用该条款时,法院应当对第60(b)款规定的全部审查要素予以充分考量,包括提出撤销判决申请的及时性、提出撤销救济的衡平性以及如何在判决的终局原则与国际礼让原则之间做出平衡。在这一方面,第二巡回上诉法院认为纽约南区法院在撤销执行判决的决定中已考量了继续执行该份裁决是否违反公平正义原则及老挝政府的行为是否违反衡平救济原则等因素,并认定不存在Pemex案中的“公共政策”例外情形;而至于当事人的程序终局利益保障问题,第二巡回上诉法院认为在本案中,上诉人明确知晓在地区法院作出最终决定之前仲裁地的撤裁程序已经进行,而且老挝政府在马来西亚法院作出撤销裁决决定之后立即启动了本案的撤销程序,故上诉人的终局利益抗辩不能成立。

综上,第二巡回上诉法院认为纽约南区法院并未超过其可以行使的自由裁量权范畴,并最终支持了其关于撤销2011年8月作出的执行仲裁裁决判决的决定,驳回了上诉。